2015年6月中旬,在结束东莞-广州-深圳-厦门的东南环行,稍事休息后,开启了另一程同样堪称经典的中部环行。第一站即是湘赣边界的”赣西明珠”萍乡。

在中国,尤是在中西部,省会城市一般都被本省其他地级市包围,省会具有无与伦比的经济、政治地位,对周边城市具有极强的辐射作用。然而,长沙是少数几个处在两省交界处的省会城市。它像一轮巨大的发动机,不光带动了株潭,也如磁石不可避免影响了赣西小城萍乡。所以,这座距南昌远而离长沙近的”边城”湘味十足,这从诸多领域影响了这座”江南煤都”。

若不是近年爆出的萍乡芦溪籍大师王林,大多外省人对这座面积不大也不算发达的城市毫无印象,而实际上,无论古时还是近代,萍乡都有值得一说的履历:据考其名源于孔子,萍乡有仅次曲阜的全国第二大孔庙;这里是著名的汉冶萍之“萍”,为“汉阳造”提供源源能量。也因煤矿而生的工人阶级,革命时期,刘少奇在此领导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,毛在此策划秋收起义,揭开中国革命新篇章。此外,这里还是少年先锋队和红领巾的诞生地,殷殷血火,可见一斑。

除此,萍乡还具有江西海拔最高点。最高点所在的山名武功山,即旅游宣传片的的“云中草原”。

江西多名山,庐山,三清山,龙虎山,井冈山…相形之下,武功山名气不大。而此次环行,便是让我再次印证”偏向行人少去处,无限风光在险峰”。

车至萍乡站,其实,这里已处建成区不大的小城北端,而新修的高铁站,叫萍乡北站,却是不知已偏到了哪里…2元一班的1路公交车联通萍乡站与城南汽车站,火车站对面,是一个同样破旧有年代感的规模不大的汽车站。早前查询得知,从此处坐车即可到芦溪县的武功山。

晚上逛了足足一晚,在此略去不表。第二天清早,坐一辆中巴,启程前去。一段很长行程之后,司机说到了景区。我下车却疑惑,这好似荒郊野外,丝毫没见到有任何商业化存在——有了诸多景区尤其同省高度商业化的庐山之先例,先入为主,我当这里也一定是熙熙攘攘满是人声,漫山都是随处可购的商品和商店。这里的清冷让我惊讶。

pic

不是人挤人的景点,却给户外爱好者留得了一方实在堪称天堂的圣地净土。初入景区,即是青葱一片,流水潺潺。我把随身背的行囊放在一旁,把特意挑选的2块钱一根的翠玉竹杖放在其上。双手捧一泓清流,冰凉彻骨,扑在脸上,顿觉神清气爽。

pic
pic

这台阶绵延云雾之中不知归处,群山孤寂,鲜有人至,除去脚步,唯有鸟鸣。

pic
pic
pic

这从高山深处而来的溪流激荡冲进潭中,溅起浪花朵朵,如飞花碎玉,晶莹多芒。近处细看,这白花如微雨似的纷纷落下,如一树梨花簌簌飘荡。想起少时自读课本朱自清所描绘的梅雨潭。

pic
pic

站在高处回看,来路尚清晰。此时山雨未至,云雾尚小,故还可一览无余。

台阶两侧的片片竹枝,笔直修长,青翠欲滴,凌霜傲雨,清丽俊逸。身处竹簧身处,这样的环境,这般的清幽,难免不让人想起王维的<竹里馆>,以及笑傲江湖上令狐冲结实任盈盈的洛阳东郊竹林。

宋祖英演唱的插曲<天作之合>,余音不绝的绝妙旋律,超脱物外的歌词,不自觉回放耳边:

莽莽苍苍兮 群山巍峨   
日月光照兮 纷纭错落   
丝竹共振兮 执节者歌   
行云流水兮 用心无多   
求大道以弭兵兮 凌万物而超脱   
觅知音固难得兮 唯天地与作合   
求大道以弭兵兮 凌万物而超脱   
觅知音固难得兮 唯天地与作合  

pic
pic

远行无轻担,虽只寥寥物品,但路途一远却似千斤。为减少重量把占份量的零食全部吃掉,脉动喝掉,一路舍弃了雨伞,甚至把鞋垫也扔了。然而上山虽累,但路就在脚下,目标明确,只消埋头,无需思索。

pic
pic

沿着铺设好的阶梯拾级而上,路上 能偶遇三五原路下来的旅人,或相视一笑擦肩而过,或暂时驻足交流几句。大多时候,我还是戴着耳机,听的节目恰恰是金庸武侠。当讲到<射雕>郭黄初遇洪七公一幕,所做“君子好逑”和所舞“逍遥游”,正一步步踩在青石梯上,山涧的山水匆匆一路流下,烟雾氤氲缭绕笼罩,当真是如其名有诗的意境。
pic
pic

这时我想,一支竹杖在手,芒鞋在脚,鸡腿在背,独在群山中,云深不知处,心意超然,洒脱不羁,不恰恰是书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叫花子头吗?( ´◔ ‸◔’)

pic
pic

pic
pic

pic
pic

此亭名为“息心”,在干道之上,云雾之间。此处海拔之高已接近峰顶,空气中弥漫着水汽。丝丝笼罩到露出的胳膊,头发和眼镜上。此前几天5小时骑行厦门岛,胳膊被曝晒。此番浸润在水汽中,痛感稍轻。

pic
pic

行了约莫4个小时,终于快到山顶“金顶”,此处也正是江西海拔最高处。越往高处,树越来越少最后只剩草甸,一边高齐,一望无际,这正是“云中草原”得名所在。不难料想,待至来年帐篷节,漂浮的云朵下,一朵朵七彩鲜花盛开在碧油油的草甸上,将是何美不胜收。

pic
pic

山顶是几处道观,武功山并不胜在人文景观,而在相当原生态原汁原味的自然风光。故而几处人文景观并不出名,也并无太多看点。

pic
pic

此时已是细雨绵绵,淅沥不绝。山顶更是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,能见度不足10米。我披上雨衣,盖过背包手机,雨并不算大,在山顶徘徊闲逛。有三个年纪不算大的青年,也在山顶一隅蹲坐交谈。与其闲聊几句,知道他们是西面盛产爆竹的湖南醴陵人(萍乡原本也盛产爆竹,但当地政府扶植不力未成产业),原本是去钓鱼,一时兴起即来了武功山,脚上穿的还是拖鞋。

pic
pic

待不片刻,雾气暂消,山顶终可一览无遗。然而却无值得一陈之景,与山腰茂密的草甸比,这里更显稀疏。

pic
pic

这时我开始面临一个问题:是原封不动地原路返回,还是按前方依稀可见的小径而找新路下山?

走新路的难度甚至风险不难预见,略作思索,决意另辟新路。这正是这次行程不同以往精彩所在。

pic
pic

山路崎岖,如上山那般的石阶是不会再有了。放眼看去,是紧贴山腰的一条小路,蜿蜒向前消失于雾气之中。

pic

雨也越下越大,那层单薄的雨衣,渐渐不足以支撑。无奈躲在道途中一块大石头下。我孤自伫立,目光凝滞。雨哗哗下着,偶尔有斜刺而来的雨点冲向脸庞,模糊了镜片,浸润了露在外面的一切。

pic

一袭蓝色料雨衣,一支翠绿玉竹杖,这里是远离闹市人群弥漫在雾气风雨中的群山,蓝色薄膜飘飘舞动,我扶着竹杖,望这方圆百里的雨落群山,听雨簌簌划来打在青草上,土地上,石头上。人的渺小,如同大山万千棵草和树,人的不同,在于能超脱这一切。这一刻,这情境,我又情不自禁觉得,像如洒脱的令狐冲,身负上等武功,人在深山,一履芒鞋,酒乐萧笙,别无羁绊。

雨天行险路,山道湿滑陡峭,嶙峋狭窄,不得不格外小心。而更是问题的,是临到岔道口时的踌躇纠结。

pic

初行之时,道路比较明确,然而走着走着,却要分好多路。从山脚到山顶来时只用4小时,而寻路下山,足足用了7个小时。一来下山探寻的新路路程更远,另则也是道路崎岖险峻,更兼身陷歧路迷途,走了半天才恍然发觉有误。或有的已感觉前方无路,走过“险滩”,路却又明确躺在眼前。

pic

渐渐的成片草甸减少,树木逐渐增多。之前山间的石头路,也成了树木从中树叶、泥土、石块堆积混合而成的小路,隐藏于林间,多不见天日。

跋山涉水,过独木桥,是的,这就是驴友们的天堂。这条小路是未经修砌的山路,漫漫长途,除去隔三差五的驴友团和山下很远处偶尔上山的居民,鲜有人来。

pic

如此周而复始走了四五个小时,仍不见公路和人家,心中稍稍有些焦急之感。此时其实已临近山脚,虽看不到稻田民居,但抬头看,却知道已走了大半路程。但无奈就是找不到路,或者一直走下去迟迟不见海拔下降。我渐渐能偶尔看到废弃的民居,山间放养的半野的耕牛,不禁欣喜。当听到潺潺水声,看到一道水渠,更觉得曙光在前。我看到了一头耕牛在沿着水渠缓缓而行,我跟在他身后,心想跟着它总归会找到人家。但这时却也担心:渠内水势滔滔,哗哗而下,正与这耕牛行进方向相反。待到足足跟了这黑牛10多分钟后,发觉不对,怏怏掉头,随着顺势而下的水流,缓步下山。

pic

大概五六点钟,来到了山脚,有十几座房屋,虽然破败,但总让我欣喜异常。我看到还有新挂的彩旗,门前还有三五啄食的鸡群。但挨个敲门查看,这里并没有人居住。后来得知,这里原本有人居住,后因交通不便全部搬到了山下,于是这里就叫做无人村,离山下有人住的地方还有很长段距离。

在一间土屋前,窗子已倾颓只剩一半,屋内黑黝黝却不易看清,这时我甚至想,如果今晚无法下去,就在此停宿一晚,这将更符合侠士的生活。停留片刻,我做出如下决策:继续往前走到7点,如果仍前不挨村后不着店,就折返来此,在破败的屋中停宿。

pic

这时已徒步跋涉山间10个小时,不觉有些劳累,拿出上饶鸡腿,这被雨淋得半湿的鸡腿拿在手里别有感觉,在此情景格外有味道。

pic

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一刻。我在山路与柏油路相交的地方,留下了这张照片。这时的时间是6:56。后来询问得知,武功山仅止这群山中的特定一座。我下山的地方,已不属武功山而叫九龙山,而我应该还足足翻越了之间的铁蹄峰。其实除去人工修葺的台阶道观,自然风光他们并无什么差异。我11小时的终点,其实是是驴友们徒步上山的起点,而他们的终点则是我的起点是——景区门口。

我走过碧润的梯田,遇到一位耕种而归的老大爷,这也是时隔数小时,我再次与人交流。听我简述遭遇并询问何处有落脚宾馆,他带我来其家中。原来老大爷年轻的的儿子儿媳正经营一家户外旅店,刚刚起步。

pic

值得一说的是,由于对武功山开发程度的高估,随身没有带太多现金,老板也不用支付宝,更别提微信支付。搜集书包,现金刚刚够,虽然旅店价格并不算高,这样我遭遇从未料想过的情况,我确实对这个扑面而来的互联网时代高估得过头。看我为难,知我窘境这家旅店的老板爽快地说“我们也在外面过,知道出门在外,谁都不易,没事,我们不要你钱”。

听到这般古道热肠的话语,却更让我心中一沉。因为一般说出这番话的都是我,而过后往往不见哪怕是滴水涓埃的回音,或当我需要他或可是举手之劳的帮助时,结果往往失望。将心比心,他们中的很多一定是有心相报却无机会。角色转换,当我处在被帮助的一方,如以后还能明确有机会回报,那我此刻自是毫无迟疑地接受他们的好意,然而,我担心这回报会遥遥无期,这会成为我一直记挂的一笔沉甸甸的人情债。何况此前与他们素昧平生,此番萍水相逢,得遇此古道热肠,更是让我唏嘘不已。

店主邀我和他们一家愉快地进行了晚餐。桌上碗碟琳琳,吃完一位活泼的小男孩也和他漂亮文静的妹妹一起游戏着,还有一位尚处襁褓中的婴儿,他还不能参与到哥哥姐姐的活动中来。我在南方上学四年,临到毕业,终于在这里,有幸参加了一次异乡人原汁原味的家庭晚餐。

餐后交谈甚久,这是增长见闻,扩展未曾见未所知,或未曾想到的,这样的聊天是有益双方的。我荣幸认识了他们,更希望他们一家事业有成,老者健康,儿女成长。他们是最朴实的好人,这社会,我们,不该让好人吃亏。

晨起临走,我把所需的钱放在未曾拆封的一些饼干糕点中,将这个袋子送给了两位可爱的小朋友。与店主一家带着不舍点头告别,但行路匆匆,时代的步履太快太快,容不得我在此做如我心愿的太长久的停留。

pic

我印象深刻的,是从群山而来的溪涧欢快地一路相随。还有头顶的片片白云。回头远望,不禁想到了那句“我从云中来”,用在这正是恰如其分。

近山如画墙,远山如帚长。我从云中来,回头白茫茫。
惜去乃尔觉,常时自相忘。相忘岂不佳,遣此怀春伤。
飘洒从何来,衣巾湿微凉。初疑风雨集,冉冉游尘黄。
无归亦自可,信美非吾乡。登舟望东云,犹向帆端翔。

pic

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穿着破烂不堪的鞋子,且行且看。2小时左右,走到了麻田乡。这里虽然不繁华,但有小小的市集,有通往萍乡市区安源的大坝,更重要的,是这里有全乡唯一的ATM机。从此取出足量现金,去不多的几家商店疯狂扫货。在镇上小走,随后上车,挥手作别这块充满原生态纯洁的地方,挥别这段注定已是经典的旅行。

这是在车上透过车窗拍摄的江南水乡。我戴着耳机,听着的还是孔庆东讲的金庸武侠。车渐入繁华地,从城南车站坐1路公交到火车站附近曾住过的宾馆。休憩一晚,第二天清早,我又踏上了前往长沙,继而岳阳,咸宁赤壁,武汉,黄石,庐山,共青城的旅途。长沙的岳麓山橘子洲,以及那家1月后登上新闻并有幸参与其全程命名的无人书店;岳阳为老乡范仲淹而去的岳阳楼,以及楼区的小乔墓、鲁肃墓,还有正式以丐帮帮主身份前去视察丐帮总部——洞庭一隅的君山岛(正是“武功山论道,君山岛视察”);夜绕赤壁城;重来大武汉;夜行黄石路;共青城瞻仰耀邦,做环卫大爷的三轮车一路向西去鄱阳之滨的北岸公园…….作为此次中部环形的一部分,这些都让我印象深刻。但这次环行的第一站,萍乡武功山,却注定与之不同——这里不单有我的美好回忆,还有我虽只有一面之交的朋友。有些人相交多年曾有共事,却依旧不谙其心不知其人;有的人萍水相逢虽只一面,却知其人却把评价和记忆默默留在心中。

有必要为此做一个广告,这家旅店,名叫永顺户外接待站。这是离驴友徒步的起点九龙山最近的一家。店主的人品信誉,想必也无需多说。

时隔数月,回想起当时情景,仍历历在目。这些所见之景和所想之事,超出我语言所能表达的范围。最后也只好在以最能恰如其分表述万一的《天作之合》作结:

求大道以弭兵兮 凌万物而超脱   
觅知音固难得兮 唯天地与作合   
求大道以弭兵兮 凌万物而超脱   
觅知音固难得兮 唯天地与作合

p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