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


目的地,是42公里外的一处古战场遗迹。古代上规模的大战,几乎都发生于长江以北,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南隅一角,不会有什么大规模的决战。确实,与长平/官渡/赤壁/肥水之战比,它的规模实在太小太小(真正军人只有几万)。然而,它对整个汉民族的意义和影响,却非其上任何一场战役可比。

图

长平之战赵国40万生力损失殆尽,秦统天下,只剩时间问题。
官渡之战,河南的曹操战胜河北的袁绍,一统黄河流域。
赤壁之战,另两方是自称兵圣后裔的江东孙氏,和自称大汉皇叔的刘备集团。
孰胜孰败,不过是汉人群体换了个临时头目,归根结底,只是汉民族内部矛盾。

图
孙刘曹操操劳终生,螳螂背后有黄雀,到头却不过是为司马家族做嫁衣。秦皇汉武时即有的北方异族边患,因为长城,因为李牧和李广们,终不教其过阴山。西晋王朝的八王之乱,终于给了窥伺几百年却终不得进的胡人绝好机会。

虽传统王权所在的北方陷落,但王谢们这样的北方大族举家南迁,终究还是在江南拉扯起半壁江山,为汉人保留了一脉纯净的文化血脉。

图
与赤壁大战稍有不同的是肥水之战,这两场同样发生于长江上的对垒,都堪称那个时代整个地球上人类最大规模的械斗。肥水之战的一方,是志得意满的异族精英苻坚。如此战东晋败,则汉人失去纯净文化血脉,要提早近1000年。

图
然而然而,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八公山下的胜利,让拥兵百万投鞭断流的异族英雄狼狈而逃。
千年来,中原和江南的汉人,打跑了匈奴,同化了突厥契丹,却终究败给了13世纪举世无匹的蒙古铁骑。

图
崖山战后,南宋流亡朝廷灭亡,汉人的天下在历史上第一次完全沦陷于外族。
有人说“崖山之后无中国,明亡之后无华夏”。(确切地说不该是明亡之后,是李自成的大顺朝灭亡之后)。以今天56个民族同属中华大家庭的角度看,自然是有些言之过甚。但以我自身,一个孔孟邹鲁之地生养的新时期汉族读书人,却只得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接受。

图
据由破窗理论推论,第一次失去纯洁被侵占后,第二次第三次的抗争意义,也就没那么大了。因此,虽然同样有叛徒内奸,但与同样属灭国级大战的山海关战役比,我没看到吴三桂这样的特大号汉奸,而看到了汉人知识分子的抗争,看到了威武不屈的文天祥和陆秀夫:


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
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
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
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。
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。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。
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慷慨吞胡羯。
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破裂。是气所磅礴,凛烈万古存。
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
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嗟予遘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
楚囚缨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甘如饴,求之不可得。
阴房阗鬼火,春院閟天黑。牛骥同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
一朝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。如此再寒暑,百沴自辟易。
嗟哉沮洳场,为我安乐国。岂有他缪巧,阴阳不能贼。
顾此耿耿在,仰视浮云白。悠悠我心悲,苍天曷有极。
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昔。风檐展书读,古道照颜色。

图
700多年前这场让小小的官冲村和偌大的神州同样翻山倒海的海战,在736年后,已然难觅当年踪迹。潮平两岸阔,风静縠纹平。旧事江河远去,10万具浮尸,无数的断桅残杆,都随滚滚而来的江水,消逝于历史的浩瀚天空,连一个让我找到断剑锈戟的机会都没有。中国多战场遗迹,此地偏居偏僻南中国的偏僻处,山遥路远,凭吊之人不似其他古迹那般频多。然而,比之刘禹锡杜牧王安石苏轼等人吟诵的石头城,乌江亭,赤壁,此战此地的意义,有过而绝无不及。

图
先人已去700余年,尸骨不存。700年后,先生在天有灵,请收下这个北方齐鲁故地辗转而来的后辈读书人,对本民族英雄无比的尊敬与无尽的景仰。

“我死后,害怕洪水滔天恶评如潮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