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西C罗,这对过去十年垄断金球的对手,在过去24小时,携手双双出局.

‘85前’渐渐离开主流赛事赛场,85后也到职业生涯晚期,

前浪逝去,后浪汹涌,

内马尔,格里兹曼,博格巴,姆巴佩,登贝莱,一批90后甚至95后球员,粉墨登场.

阿根廷的出局,让朋友圈遍野哀鸿,

梅西俱乐部荣誉等身,唯在国家队,缺少一个奖杯.

世事不遂人意者十之八九,作为朋友圈出现频率最高的人,

说无悲无喜显然有所修饰.

但也并不悲恸,

4年前巴西缘锵一球,

便是梅西离大力神杯最近的一刻.

4年后,当年抢走大力神杯的卫冕冠军德国,

没能入围淘汰赛,绝杀的格策则是抱病,莫说没来俄罗斯,俱乐部亦多有坎坷.

四年前他用光了平生所有的运气,像导演伊斯坎布尔奇迹的杰拉德

图

冯唐易老,

攻击线虽老迈却依旧犀利的阿根廷,

中后场近些年鲜有才俊,

异代不同时,

一代中场大师里克尔梅,

大梅西9岁.

法国(非洲)队实力均衡阵容豪华,

公认的夺冠热门,

单看比分,这场比赛阿根廷比我想象的要体面得多.

败给牌面强一级的法国,且把悬念延续到最后,

阿根廷算是站着倒下.

“梅西是世界第一,受伤的梅西是世界第二”,

“梅西这样的球员,就像博尔特和詹姆斯,

是独立于同时代其他球员存在的,能打败他们的,唯有时间”.

自古名将如美人,不许人间见白头.

对竞技体育尤是如此.

岂能尽如人愿,但求无愧于心.

梅西有无大力神杯,他的粉丝并不是太care.

只是梅黑会在意.

梅罗临幕,喋喋不休的争吵也会有所消减.

“球王”是有我国特色的称呼和寓意,

而在西方,”球王”仅指贝利,也只是一个称号,

就像”大鲨鱼”专指奥尼尔.

马拉多纳被称”10号”,

但他二人在足球史上,就如李杜之于诗歌,

虽然也有诗佛诗豪诗鬼,

但他二人是迥然于这些高一级的存在.

已尽全力,接受天命.

胜利成功自然有狂喜,

但并不总成王败寇,

失败遗憾有时也别有韵味,

刘邦项羽,卫青李广,司马诸葛,

“飞将无时命,庸奴有战勋”,

缺憾美,成就了一生未能封侯的李广,

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,

“林暗草惊风,将军夜引弓”,

“君不见沙场征战苦,至今犹忆李将军”.

许多年后,面对年轻的球迷,

白发苍苍的鲐背老人,

会颤颤巍巍向儿孙们讲述,

他们年轻时陪伴青春的那个追风少年,

以及这个因为遗憾而永远定格的夏天.

“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,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。

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。

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——不营字造句,不和梦交易,不被时间、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。

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。

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,关于你自己的理论,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。

我给你我的寂寞、我的黑暗、我心的饥渴;我试图用困惑、危险、失败来打动你。”

—- “作家们的作家”、阿根廷作家 博尔赫斯

“失败反把失败者变得更崇高了,倒了的波拿巴仿佛比立着的拿破仑还要更高大些。”

—-法国作家 维克多·雨果

美洲杯再见!

2018.07.01

清澄秋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