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愿当官”的作家二月河去世了

在几部<大秦帝国>问世并搬上银幕前,康乾三部曲堪称历史帝王作品之最。

青年福临爱妃早殁一念成佛,少年玄烨被孝庄推上前台,擒鳌拜,削三藩,平云南,收台湾,剿灭葛尔丹,合围雅克萨,从年少无知到精于驭人,成一代圣主。穿插其间的“老祖宗”,苏麻,指代曹寅的魏东亭,小毛子,周培公,姚启圣,李光地,还有争斗一生在狱中又相会的索明二相,大阿哥与太子的互相倾轧,以及让人唏嘘不已的容妃和蓝琪儿(初中时我尊敬不已的那位学识渊博的男性历史老师,认为将康熙众多妃嫔子女具象为容妃和蓝琪儿为败笔,我也这样认为,但局限于主线除此取舍无更佳选择,<贞观长歌>中嫁与夷男的安康公主,和蓝琪儿被迫远嫁葛尔丹剧情如出一辙)。

<雍正王朝>起于康熙末期吏治腐败,焦晃的老年康熙慈眉善目威而不怒,挖掘机学校哪家强的中年雍正老成持重身有城府,兼有被最近些年穿越剧一再刻画的八王,年少有勇的老十四,兄弟情深忠心耿耿的老十三,还有历史上无数次翻版重演的年羹尧(竟然和演侯君集的系同一人,今其子承父业,亦有板有眼)。雍正在民间“得位不正”的质疑声中,在“父以子贵”的看法中登台,焚膏接晷宵衣旰食,短短十几年,却承上启下。

及至乾隆,虽是盛世之巅,同样也是跌落之始,这个“十全老人”和地球那边伟大的华盛顿同年去世,渔阳鞞鼓动地来,半个世纪后,来自西洋英吉利的坚船利炮,敲开了帝国故步自封的自信和自负。

从影响力说,三部曲承下行递减之势,尤其最后,<乾隆王朝>堪称断崖式跌落。但恰恰我认为最经典一句出自最后:痴子,世界原是大戏台,毋须掬泪;傻子,戏台本来小世界,且宜佯疯。

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