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大多是在最近几年才相遇相识,

你们一个个从天涯海角,从北国南疆,不辞千里到我身旁,

也有在旅途相逢 一见倾心,蜗于行囊随我辗转归乡。

你们陪伴我跨越省域区划,从沪来杭;也与我蜷缩出租房,颠沛流亡。

出租屋逼仄甚或无窗,阴寒潮冷不见天光,曾让你们湿漉漉,与我床被一模一样。

今稍有立锥,迫不及待便是安置妥当。你们来自五湖四海,终相聚于一堂。

我知道你们听说不到,却还像怪胎一样自顾自说。当跨越千里阻隔,当我虔诚地翻开扉页,当我的眼珠乌溜溜扫过千行,当我小心翼翼做出批解图注,就好像为你们注入灵魂与生命,我们的故事,从那瞬便开始源远流长。

有你们在,如有取之不竭的无尽矿藏;
有你们在,破衣烂衫也自信如着新装;
有你们在,鸡飞狗跳我也能心中不慌。

我们好多还不算深交,我着急赶路步履匆匆,恐怕好些还只是一面之缘,相逢一笑便又如隔大江。

此后一甲子,望我们能杯茶片饮,晴天相约书房,阴雨相聚连廊。我更希望你们能跨越兵戈扰攘龙血玄黄,寿命比我更长。

2019.02.24

如图
如图
如图
如图
如图
如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