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黄橙橙的原主人,大致缕清了其生平 --- 在还活蹦乱跳,没失去她之前,我其实是不太care她的生平过往。现在,这成了我最想获取知道的信息.

16年年底从外面捡到,浑身跳蚤,瘦弱无肉。长毛,有些混血——据说流浪猫大多如此。

两次怀孕生小猫,都是跳门而出。有孕后再回来。第一胎在2017年8月,当时黄橙橙也就8-9个月大。生了5只小猫。第二胎是第二年,生了3只。

我是18年国庆前后领养。当时主人说,也是跳门逃了出去,后来其母亲散步时遇到,跟着回了家。以为又有了小猫,临走时嘱托我如果有就让其生下来。但是并没有。

陪我在古荡湾新村一幢农民别墅一楼北面潮湿的房间,度过了最艰难的三个月。而后坐在自行车筐里,和我去赴科技城。

2019年10月,随我离杭来沪。2020年5月初,做了绝育,之后短暂胖了一阵。

2020年10月,随我从浦东川沙搬到宝山高境。

2020年11月初,我楼下学习。短暂功夫,上去发现门户大开,喵已不见。刹时血涌,前前后后几个小时,在院中草丛发现。跑到楼梯下杂物堆,死命抓住不放松,抓ta归案!更新筑防线,怕其再次夺门而去。

2020年11月最后几天,健康直转直下。少吃,嗜睡,精神不佳。以为只是季节变换,未多留意。某次呕吐严重,带来医院。第二天医治无效去了喵星。

此刻,我无心上班,来到医院,找接诊医生,确认死因。更试图复盘,看看何时发现,能有一线之机。看毛发,大概年初时还是康健。8月份已见凌乱,或是肇始。医生或是宽慰,有钱难买命,可以释怀。这就是她短暂又传奇的一生。




我终于还是失去了你



昔日戏言身后意,今朝都到眼前来。

我原以为,之前或会丢掉她的那煎熬的几个小时,是后半年最丧的时刻。其实那还远远不是



感恩780多个日日夜夜的相守陪伴。在我最落魄不得志时刻,予我最温润熨帖的告慰。这两年多来,你是孤身在外的失意青年,最亲密无间的伙伴。

2020.11.28 永失我爱


这几年我惯于长夜,晚睡晚醒。只有少数时刻拂晓便辗转反侧,忧悒难寐。而此情境下披衣出门,寒宵中独立踯躅,还是在近两年前。年底的变故,成了压垮一年诸多无奈的稻草,那是最近些年一段最艰难的时光。从几多仅自己可见的状态,还能一感当日胸中块垒郁结,压得透不过气。也只在砭人肌骨的南方冬晨,在老和山和余杭塘河间一圈又一圈。至亲不在身旁,而我本就没有太多朋友,更鲜少可以诉说。

也是那时,领养不过一两月,刚从生疏变熟络的一只橘猫,或是趴在胸口,泰山压顶岿然不动。或是喵喵叫着,四肢活动踩我衣袖。无论是睡是醒,出门时多相送,归来时必相迎。在坎坷困顿时刻,那是沙漠泓泉,那是凛冬雪碳。在倍觉失意百无聊赖当口,她用粉嘟嘟肉垫抓挠剐蹭,告诉我人间很值得,我的奋斗依然大有意义。

几年来的四处奔走,我安之如素,体验并享受。却是遗漏或视而不见知而不闻,太过频繁地更迭住所甚至城市,于你们都是一次考验,需要比我更长时间的适应。这是第一次想,如果不离开杭州,我们就在自己的房子里,安安稳稳,情况会不会好。…而我要的虚无缥缈的未来,究竟是什么,又是在哪里。我记得离开时放你进笼子,那惶惑不安的眼神,大白天瞪起乌溜溜的黑眼珠。对着你同我一起,一钉一锤拼起,又如此拆卸的家具床铺,和从一室狼藉变得整洁复又一地狼藉的居室。我也有些惶惑,眺望远方如此相慰:存人失地,人地皆得。过几年我们还会回来,也许还有你的女主人。

有你在时觉得理所应当,失去时才发觉生活一角塌方。…我还想等我有了孩子,幼小的ta和年迈的你,一处眼神相会,才是你完成历史使命,可以回喵星之时。

我曾懊恼为何后知后觉,亲友相劝:自有定数,喵具灵性,自知时日无多,会拼命出走,不在家中羽化。月初遁逃,或已膏肓。原主人亦告,此猫天生体弱。愈是这般,愈觉未珍惜最后时光,以为永远如常。

此刻,我又独立寒宵,留下这些无关痛痒的图文,以悼曾陪伴我艰难岁月的挚友。此刻,也许你已在高温下泯为灰烬,消散四方,于世只残存我保存下的一团毛发,几缕白须,和烙印在我大脑皮层的痕迹。我的生活还要继续,你却不能再有这样的出镜率。

喵星苦寒,吃胖一点。几十年后还会再相见。


你永远留在了2020,但我还会带着你的一颦一笑,走很远很远.